jeudi 4 décembre 2014

马列维奇二维码


马列维奇二维码,布面丙烯,92 x 92 cm2014


 1915马列维奇的《白底上的黑方块》到今天二维码中白底上的无数黑方块图像的变化并没有我们赋予它的意义的变化那么大。说绘画中的一切都已经有人做过了,正如人们今天喋喋不休重复的那样,是理解错了。因为构成绘画的既不是颜料,也不是构图,甚至不是形状。正如马塞尔·杜尚通过将一幅风景画命名为《药房》(1914),将小便器命名为《泉》(1917),或者给蒙娜丽莎加上两撇小胡子和一撮山羊胡(LHOOQ1919)所展示的那样,构成绘画的是我们授予它的社会意义。白底上的黑方块曾经是俄国至上主义的绝对象征,然后是马列维奇对绘画已死的宣称,今天已经成为快速识别的一个数字图像。用智能手机扫描这幅画的人会读到艺术、人生、哲学的字样:这就是我有能力赋予它的意义。


Aucun commentaire:

Enregistrer un commentaire